蘭嶼結婚二十周年

在結婚二十周年紀念日那天,完成了放射治療。
後續就是定期回診追蹤跟調養恢復身體。

治療期漫長的像生一個孩子一樣經歷九個多月,然後生出了我自己。
如果要說此刻的我,也沒有後悔甚麼,我總是熱愛生活,就算是生病了,也沒有後悔生病這件事,我愛此刻的我,勝過生病前的我。這是一種更理解人生、更理解生命的長進。
治療期很長,意志的磨損是否能夠撐住,是一個重要的關鍵,這其中我也聽聞不少完成人生任務往另個世界前去的案例。有人會說,現代醫療都可以做到,不用擔心,說這種話是一種放肆,因為沒有看見醫療之外的事,多麼重要。面對度過漫長醫療的過程,不是那麼簡單就可以帶過的。
在桌上每周一束花朵的綻放~
在無氣力時,貓咪隨時在旁,可以用手指觸著柔軟毛皮~
在食慾味蕾苦澀時,怎麼渴望感官的滋潤~
在漫長中,伴侶如何握著手帶你一次一次進醫院~
在時間的進程中,我的心很想念蘭嶼~

遙遠記著在二十年前,依循著心中的直覺與渴望,去了蘭嶼結婚。婚禮是簡單樸素的,春天島上綻放的百合花是手上的花束,教會裡祝福的歌聲是純樸善良的,為這兩位非教友證婚的牧師,也仍然黑髮年輕,而現在他是智慧白髮滿頭了。
證詞裡提到,婚姻是必須經歷美好與辛苦的,那包含著病痛時仍然需要攜手前進,你是否願意呢?
我不知道自己能否做到,但願意嘗試。當點頭說願意時,已是熱了眼眶,而我的伴侶流下眼淚。我們都理解這是「人生」,也需要在光鮮年輕磨過之後,才能看出「結婚」是甚麼。
治療完的這段時間,一直回想到這個證詞,我沒有好好記錄,影片一時調不出來。但是深刻的在這當下邁向另一個婚姻歲月歷程的感受,這是二十年最好的禮物。

放療後的皮膚還沒恢復,時而痛熱時而脫皮。我在努力的運動、也在調養身體恢復氣力。
將近一個月後,終於可以踏上蘭嶼了。我知道這時候,我的樣子看起來不錯,至少會是有精神的樣子,見到我的人應該會感到安心,也會開心我的治療完成。但我自己知道,精力差距還有三成未到,爬山或體力活仍然很困難,隨時帶把傘可以避免暈眩疲勞上身。

蘭嶼的風如故,走路時聞著大地散發出來的草香與濕潤,海潮入眠的擺盪韻律。
夜色裡躺著看天空的星雲緩緩移動,聽著遠方的角鴞嘟嘟霧,一切又回到安靜的蘭嶼。
這二十年的往返蘭嶼島,結婚、生子、成長、治療,我仍然像二十年前一樣,沒有什麼不敢的事。
歲月的白髮已經為我們、為蘭嶼的家人添上鬢角添上髮梢,每一年增添的白髮,會在每次我們見面時更顯光輝,我不怕老,只怕人生沒有光。

很感謝蘭嶼給我的人生,如此多樣性,也一次一次在價值觀相異之處思考。
很感謝蘭嶼家人的開朗寬闊與祝褔祈禱。

行船的時候,經過一片海,無波無浪油潤潤。
當我按下快門拍照時,知道深刻在我身體裡的蘭嶼記憶,已經是很難說盡了。
 
Share this Post:
上一篇
最美的梅子
下一篇
KINFOLK綠藝

相關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