說話傳遞的力量

護士說:「恭喜你,終於走過來了。」~這是今天收到的力量。

今天我想到了一件重要的事~
如果上天給我生病的機會,那接下來我是不是會具備能力,知道怎麼給面臨生病的人,知道怎麼鼓勵他們。
我想到的方法是~對一個面臨治療的人。我想我會握著他的手,看著眼睛告訴他:你要相信自己的身體、你要對生命飽滿信心。不要害怕,你會做到的。

我也想記錄一下在這個治療過程中收到了哪些話語所傳遞來的力量。

第一個是醫生說的:「既然決定好了,那麼我們一起來好好治療吧。」
在治療一開始醫生說的。我很感謝這句子裡包含著”我們一起”,既是飽含承擔、也飽含一起共同面對,很有力量,加上醫生的專業讓我很有信任感。

第二個是候診時遇到的充滿元氣的媽媽:「無免驚,攏會好。」
這位市場媽媽因為工作壓力酗酒生病,她也走過乳癌治療了。她看到我因為化療發黑的拇指指甲時,這麼給我鼓勵著;接著她就開始滑手機裡的照片過程給我看。
市場媽媽的話很有力道,像定心槌一般直接給你強有力。

第三個是在蘭嶼的家人,正氣光明的張牧師。
他不擅長用臉書寫字,但他也努力地寫在留言裡給我的那段話,讓我的心有所堅定。我也在需要穩定心境時禱告。
他說:「無言的祝福,只求那賜生命的上帝憐憫你的生命,醫治你早日康復。記得常常祈禱求神醫治你。那料想不到的恩典必臨到你的身上。」
我這個非信徒又被他張開手溫暖接納了。
這段文字,我抄寫在記事本的第一頁,保護我一般。

說話是一件重要的事,從心傳遞出來的話,是無比珍貴。

當然,我也看到某些例子,是傳達了不好的力量,會受傷、會落淚。
某天一位媽媽跟女兒去看診,聽對話感覺得出來接下來是要進行治療了,那位媽媽問:那要不要先帶棉被來。女兒說不用啦,醫院都有。(我想到這位可能是敏感的媽媽,她肯定是不習慣病房的被子布料。)這位女兒繼續跟媽媽說,這沒甚麼你不用擔心,我會安排好。當她越說明她的效率安排,媽媽卻越難過。趁著女兒跑出去時,我靠近這位媽媽的耳朵輕輕說:你免煩惱喔,聽醫生跟你說,不會很難的。女兒回來發現了,開始折怪媽媽因為傷心惹來別人的安慰。

說話是傳達心的事,千萬不要忽略了心的感覺說話。
沒有關照心的感覺,說出來的話永遠抵達不到對方的心,有時候也只是在遮掩心的感覺說出來那樣的話,大部分是會傷心的居多。這位媽媽沒有感覺到被承接住,她只是感覺自己是個業務個案,因為女兒很有效率的在短時間內處理好了一切住院事宜。女兒是不是感覺了自己的心,因為面對媽媽病痛很想要積極,積極治療的力量也得好好告訴媽媽。

我也發現還有一種”無心”的說話,是來自於沒有自我。
口條很好的人常常會有這種感覺,所有的詞彙來自於很熟悉的大眾媒體或是社群媒體,以至於這很會說話的人感覺沒有他自己的靈魂,到底沒有他自己的詞彙去構成說話的內容,所以也感覺不到思想在哪裡,工作場域倒是常常會遇到這種很出色但是沒有靈魂的人。
我想如果他閱讀小說或是故事多一點,文字的使用跟浸潤多一點,讓腦袋飽含想像,詞彙也會慢慢整理出有自己的樣子、有自己的思想邏輯、有自己獨特的說話魅力。

說話也包含人的氣流跟底蘊。
我常常在書店遇見底蘊豐厚的人,跟他們說話是一件美妙的交流,也是一件學習。
但這件事得有知音互擊,就像你朗讀一首詩,聽的人也懂了。這些人閱讀豐厚,來書店就是互相交流。我想他們都是在自家書房慢慢思索文字裡的人。

我們也需要一點幽默。
前幾天看著桌上越來越澎的花苞,
我指著其中一球跟孩兒說:這好像我身上的引流管。
孩兒哈哈大笑不止。
~這是我們兩個的幽默跟默契。
當然他也看到我好幾天掛著手術後的引流管一點都不舒服著。

如果你對孩子也懂得搞笑幽默,那很多事會更好談、更知心。因為幽默會訓練你們的默契跟底線,還有面對痛苦的心情轉移。我也很高興,孩兒學會了這件事,他帶班的小孩問說,你有帶水嗎~他回答:我只帶了口水。哈~哈~哈,這些孩子開懷地哈哈大笑,也就忘了口渴之事。

說話這件事,只要真正回應心的感受,也會讓人生過得更好。

我有時候最害怕的是過於客氣的人,這種人太客氣所說的話會讓彼此的關係非常不能放心妥貼。為什麼呢?明明是那麼害怕對方不舒服而表現出來的客氣。
正是如此,這就是遮掩了心的感覺,那股害怕擔憂可是會直接傳遞過來的。
 
Share this Post:
下一篇
朵卡萩三本書

相關文章